健身,不該是規訓身體的勵志語錄

2017/04/28 《女人迷》空心二胡

文|空心二胡

因為近期回歸健身房,所以我在豆瓣搜尋一些關於健身的教程。我發現無論是在健身房,還是在健身的教程裡,教練總是會告訴妳「運動是辛苦的,你要努力」;「一鬆懈就會前功盡棄,所以不要對自己太好了!」這些話從一群習慣健身,甚至是毫無健身經驗的人來看,也許是有道理的,然而實際上踏入健身房以後,這些話語真的事實嗎?雖然我不知道跟我一樣身材不好的人有什麼想法,但是我想說說我的健身房經驗。

運動真的「苦」嗎?

其實客觀來說,排除那些很機械枯燥的有氧器材設備,其實在健身房運動還挺有趣的,因為各種不同的機械,會讓你在鍛鍊的時候就像在遊戲一樣。再加上我本身有一點抑鬱症,而很多有氧運動的器材都靠窗居多,因此當你進行十分鐘的動態健身時,你在快走加上沐浴在陽光的環境下,原本抑鬱的感覺會瞬間輕鬆許多。

言盡於此,我們能說健身全然是辛苦的事情嗎?至少以一個身心障礙者的角度來看,我不認為運動真有這些教練說得那麼辛苦。假如要論「什麼才是辛苦」?我反而覺得跟運動相比,「吃什麼」、「怎麼吃」才是最讓人感到辛苦的地方。比方說為什麼我們盡量不吃油炸、燒烤和巧克力,是因為這些東西會讓你很亢奮,會讓你一而再的吃這些東西,最後這些東西會影響你的睡眠和精神生活,所以基於一種心理衛生,我們才是盡量不吃這些東西。至於「會不會變胖」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推薦閱讀:你想減去的不是贅肉,而是對身體與關係的不安全感)

所以為什麼減肥有所謂的「三分動七分吃」,因為真正艱難的才不是運動,而是在於你要怎麼飲食。「慾望」作為人的一種原罪,當然會很難去控制自己這樣的原罪。因此為什麼很多減肥的人都天真的以為只要不吃東西就會瘦?就是因為「如何吃」才是減肥的關鍵;而為什麼這些人只不過不吃東西就驕傲一把?也是因為「禁慾」在人類的文化上——特別是宗教文化上,無論是佛教還是基督教,都是至高無上的追求,所以有些人寧可弄壞自己的基礎代謝率,也寧可不吃飯並為此得意著。


宛如宗教般的「健身崇拜」

當然扯到什麼「減肥」還是「宗教」實在是扯太遠了,然而在健身界的身體規訓裡,的確「禁慾」是一個令人崇拜的詞彙,要說他的神聖程度宛如宗教也差不多,因為「食慾」以及「放鬆的慾望」的確是一個人難以控制的事情,所以健身界才會把「禁慾」當作一個至高無上的宗旨,並且將「禁慾」延伸到一種「自我管理」的高度,洗腦人們「你不會禁慾,你就不會自我管理;你不會自我管理,你就無法管理任何事物」。

因此如果要說真正讓人對健身望之卻步的,恐怕不是什麼「運動很辛苦」,而是在於健身界一直將「身材好」視為一個如宗教般「禁慾」的神聖地位,並且把健身上升到一種道德高度,才讓人覺得「健身好辛苦」;「健身好像在修行」,但事實上健身並沒有這麼偉大,也沒有嚴苛到像苦行僧要辛苦的去遵循這些教條,他就是讓你去玩,並且在遊戲中達成你的目標而已。(推薦閱讀:當裸露成了社會責任感:女人健身宣示的是強壯靈魂)

我說這些話並不是在否認健身界每個人的努力,而是就我這兩、三年的觀察,我發現健身界所謂的「勵志話」,其實有很多時候都是健身愛好者的一廂情願,因為你們要把這件事情上升到一種苦行僧的地步,你們才會覺得自己做這些事情有自己的道德高度在,並且以為把健身這件事情「道德化」就會吸引到更多人想健身,但事實上對於身材不好的人來說,吸不吸引人前往「朝聖」並不是把健身道德化就可以吸引更多人成為「信徒」的。

 





為何女人需要獨立的健身空間?

想當年我針對我家鄉的所有健身房進行田野調查的時候,我發現在台灣至少有兩家健身房是針對女性客群為主的,甚至包含某些大學的健身房也會開放女性時段讓女性健身。不知道健身界的人對於這樣的現像有沒有什麼思考?但是之所以會有所謂「女性健身房」以及「女性時段」的出現,恰好是反映了健身房長久以來的問題——「陽剛競逐」。(推薦閱讀:更衣室裡的真實世界:與另一種身體的價值觀坦誠相對)

因為健身的主要客群大部份都是男性,所以男性間彼此都會比較誰的身材比較好,如果這個健身房出現身材沒達到他們的標準的同性,那麼這個同性在這樣的環境裡是備受壓力的。當然更不用說因為整個健身房都是男性為客群的環境,所以他們也只能接受身材好的女生加入他們。因此為什麼很多身材不好的女生一開始很怕進健身房?講明白一點:就是因為怕自己的身材遭受異性的嘲笑,所以才會造成女性對於健身有極大的壓力,而這種壓力,並不是將健身上升到一種道德高度,用各種勵志話術去洗腦女人健身就能解決的。

如果要問我要如何吸引更多身材不好的人投入健身的行列?作為一個有心理疾患以及自卑到極點的女人,我必須要說,吸引更多人培養健康的生活習慣,並不是一再的把健身神格化,而是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對身材不好的人——特別是身材不好的女人的有善環境,這才能吸引更多人投入健身的行列。

也許健身族會一廂情願的覺得「對身材不好的人不友善才能刺激他進步」,然而這種心態恰好就是加強身材不好的人有憂鬱情緒的原因。一旦身材不好的人受到健身界,甚至整個社會的身體規訓,那麼即使這件事情是健康的,但是在撲天蓋地的身材歧視的壓力之下,即使身材不好的人投入運動,他也是不會心甘情願的,而這種心不甘、情不願,恰好就是讓很多人對健身興趣缺缺的原因,原因是因為自己無論怎麼做都要承受這些壓力,自然也不會有人想要「進步」。(推薦閱讀:【運動小姐】想塑身減肥就不算「新女性」?)
 




大家需要的是什麼?

如果要我為「如何吸引更多人加入健身的行列」說些什麼,我只能說,光是一廂情願的把自己的喜好上升到道德高度未必能吸引更多對健身有興趣的人,而是我們要打造對身材不好的人友善的健身環境,不要隨便嘲笑身材不好的人,也不要老是給身材不好的人推銷任何東西,而課程和訓練能夠幫助身材不好的人達成需要的目標,如果有人在執行上有困難,也能得到需要的協助。這樣對身材不好的人友善的健身環境,才能吸引更多身材不好的人輕鬆並愉悅的投入健身的行列,不然一再的加強身材規訓,又一面告訴人們「運動就是要痛苦」,那麼這也難怪為什麼有些女孩子寧可不進食,把自己的基礎代謝搞壞,也不願意進健身房,提高自己的基礎代謝率,因為人們就是被身體規訓的壓力以及健身界的「勵志話」給嚇到,所以當然會有人(當然,特別是女人)很怕在公開場合運動。(推薦閱讀:胖女孩告白:減肥不是健康問題,而是權力鬥爭)

「健身」不只是讓身材更好

其實這兩、三年我斷斷續續進了健身房兩次,當然這兩三年我的體重還是在100kg以上起起伏伏,但是每當我回歸健身房的時候,教練看到我都覺得蠻開心的的,我想從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來,他對我會健身房應該是覺得「我終於又想努力提升自己」,所以看到我都會很開心。雖然我不是很清楚健身界的人怎麼想,但是我覺得運動其實不是一種「只是讓身材更好」這麼單一化的形象。如果我們能去除健身對於身材規訓的約束,並且將健身擴大成為建立身體和心靈的健康,那麼即使不將健身神格化,以及不需要那些「勵志語錄」,那麼即使運動這件事情是對於身體的勞動,但是至少人們可以在輕鬆不約束的環境下達成自己身心靈的健康,而這種沒有「道德約束」的嗜好培養,對於健身界以及對健身有興趣的潛在人士來說,難道不是好現象嗎?
 

 

 

 

文章引用:https://goo.gl/j21cWd